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近期關注

江源改革映初心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20-05-11 09:48    編輯: 馬燕燕         
扎西東周和同事開展村集體經濟資產核查工作。
把每一位牧民當成親人。
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讓“家家有資產、戶戶成股東”。
他和同事跑遍了曲麻萊縣的每一個鄉鎮村社。
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讓廣大群眾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四月下旬,黃河源頭。

  風刺骨而急促,吹得窗戶直響,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農牧和科技局牧業經營管理站農牧區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辦公室里卻燈火如晝。

  經管站站長扎西東周瞥了一眼手表,驚覺已是凌晨3時,這又是一個通宵的加班。

  早晨9時,一輪旭日躍上山巔,眼前的景象逐漸明朗起來——曲麻萊縣農牧和科技局大院東邊,有三間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老平房,房間陳設簡單,幾張辦公桌椅和電腦,書柜上面整齊地碼放著上百套檔案,一張張各村社贈送的錦旗和省州縣頒發的獎牌掛滿了老舊的墻面……這是農牧區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辦公室,也是扎西東周和幾位同事們日夜堅守的陣地。

  扎西東周今年33歲,黝黑的皮膚,炯炯有神的雙眼,留著一頭利落的寸頭,說話語速總是很快。他打趣地說,自從承擔起這項改革以來,總覺得時間不夠用,經常是在和時間賽跑,所以說話時語速自然就變快了。

  “這是一項關乎農牧民群眾切身利益的改革,我必須盡心盡力盡責,要不然對不起牧民群眾,也對不起我胸前的這枚黨徽。”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長期以來,農村集體經濟存在著一個突出矛盾:一方面,部分村莊是“無錢辦事”的空殼村;另一方面,大量農村集體資產由于產權歸屬不清、集體組織缺位、經營管理方式落后等因素,處于“沉睡”狀態。

  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正是破解這一矛盾的“良藥”。

  2018年,為確保村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工作順利推進,曲麻萊縣成立了由縣委書記任組長,縣委副書記、縣人民政府縣長為副組長,縣農牧和科技局局長任辦公室主任的農牧區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領導小組。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把深化農村改革作為關鍵一招,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是其中重要一環。”作為經管站站長,扎西東周義無反顧挑起了這個重任,他和站上的4名實習生團隊,在這三間舊瓦房里,經常放棄休假,以“5+2”“白+黑”的方式加班加點,深入基層一線,深入牧區群眾家中,把草地當辦公桌,把方便面當主食,把畜棚當會議室,只為了讓群眾真正得到改革的紅利。

  改革是沒有先例可循的。所有成功的改革實踐深深啟示著扎西東周:“惟改革者進,惟創新者強,惟改革創新者勝。”

  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涉及廣大農牧民群眾的切身利益,牽涉范圍廣、社會關注度高、歷史遺留問題多、操作難度大,是名副其實的改革“深水區”和“硬骨頭”。面對這樣一個“燙手的山芋”,扎西東周不僅沒有退縮,反而懷揣著一顆赤誠之心,毅然走上了這條改革之路。

  界定成員身份,是依法保障群眾在改革中得到應得紅利的基礎工作。

  “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界定工作是改革的第一個任務,也是最基礎的工作。程序繁雜步驟多,責任大任務重,真正關乎全縣廣大群眾的切身利益。”扎西東周介紹,身份界定要做到人員清晰、分類科學、秩序規范、界定準確,做到應登盡登、不漏登記、準確公平、公正合理合法。

  19個行政村、65個生產隊、上萬公里的路程……從2018年10月此項工作啟動以來,扎西東周和同事們不分晝夜奔走在茫茫草原上,挨家挨戶界定成員身份。為了讓信息更加準確,做到應登盡登,他在規定的排查次數以外,又多界定了一次,而且每一次都認真地一對一和群眾核實,并按上手印來確定。

  曲麻萊縣地廣人稀,村與村之間路途遙遠,為了不耽誤白天的工作他們常常是半夜趕路,但即使是這樣,他們以“即使跑斷腿,也不耽誤工作”的精神,踏遍曲麻萊縣的大小村落,組織各村社聯合入戶10369戶,共確定31378人,真正做到了無死角、全覆蓋。

  2019年,為了做到不讓一戶“應登、該登”的牧民群眾被遺漏,在全面完成村集體經濟成員身份界定的基礎上,全年共計開展了七次“回頭看”工作。

  清產核資,把“沉睡”的資產喚醒。

  清產核資是改革中的第一場硬仗。村集體有多少房屋、多少牛羊、無形資產等經營性資產?有多少用于公共服務的教育、體育、文化、衛生等方面的非經營性資產,絕大多數村都沒有“明白賬”。

  “牛羊、房屋、交通工具甚至是一桌一椅都要仔細盤點。”扎西東周說,在開展清產核資工作時,為了防止牧場藏資產,他常常在傍晚牧戶放完牧回家時帶著同事守在牧民家的牛羊圈門口清查。有時發現了私藏的財產,他也從來都是零容忍,直接帶領工作人員重新清點,因此“得罪”了很多人,但他說,比起得罪過的人,牧民群眾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改革改啥?改革為了啥?為讓老百姓真正了解這項工作,他們開展了不下百次的宣講活動,印制了《致農牧民的一封信(藏漢版)》《曲麻萊縣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圖冊》、掛歷(藏漢版)、抽紙、紙杯等宣傳材料發放給了各鄉鎮人民政府用于村社宣傳;組織五鄉一鎮黨員干部,在縣城中心牦牛廣場和黃河源廣場開展全縣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政策、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工作步驟、折股量化政策等宣傳活動。

  2019年12月31日,扎加村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的成立掛牌,標志著位于青海省西南部,地處三江源核心區,平均海拔4500米的“黃河源頭第一縣”曲麻萊縣在全州范圍內率先完成了整建制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成立與掛牌工作。至此,曲麻萊縣全面完成了股東清冊數據錄入和全縣19個行政村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成立和掛牌工作。

  “我是牧民的孩子,也是黨的孩子,我要對得起這份工資,要對得起牧民群眾的期盼,更要對得起胸前的這枚黨徽。”扎西東周把所有的熱情和激情都給了工作,卻把遺憾和虧欠留給了家人。

  2019年11月18日,妻子正在醫院準備臨產,接到醫院告知妻子難產的消息時,扎西東周正在秋智鄉加巧村開展最后一輪“回頭看”工作。

  “聽到妻子難產的消息時,我心急如焚,到處打電話找人幫忙,但那一刻,我不能走,因為牧民群眾都是從四面八方趕來的,能聚到一起開群眾大會不容易,為了大家,我只能舍棄我的小家。”說起對父母、子女和妻子,扎西東周心里滿是愧疚,萬幸妻子熬過了難關,讓扎西東周愧疚的內心略有安慰。

  2019年4月,因工作做得出色,扎西東周被提任到曲麻萊縣紀委舉報中心擔任主任職務,但為了讓自己接手的工作有始有終,他并未離開牧業經營管理站站長的崗位,而是在海拔4000多米的黃河源頭,繼續用高度負責的工作態度,扛起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用一腔熱血讓胸前的黨徽熠熠生輝。

  實干筑夢。在扎西東周的負責下,這項“國字號”的改革工作走在了全州的前列,也走在了全省前列。

  2018年曲麻萊縣早早完成了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界定工作,2019年曲麻萊縣19個行政村又在全州范圍內率先完成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成立與掛牌工作,2020年成為全州首個完成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各個階段的第一縣……

  工作干在了前頭,身體卻亮起了“紅燈”。2019年1月14日,由于過度勞累,他被緊急送到了省醫院的病床上,因術后產生血栓前后共做了兩次手術。但是這個“工作狂人”只是短暫地休息了兩周,2月3日那天,接到玉樹州因雪災抽調他到玉樹州抗災救災工作應急指揮部的通知后,他拖著還未痊愈的傷口毅然決然返回崗位。

  扎西東周的妻子說:“他的心里永遠都只有工作,不說疏忽了家人,就是自己的身體也毫不在乎。”自參加工作以來,因單位人手不夠,工作量大等原因,扎西東周從未休過假,從未請假過,縣上的領導看著他太拼命,要求休息幾天,他也從未休息過。

  小雨催時節。草原上向陽坡地的牧草開始泛青,扎西東周懷著一顆赤誠之心再一次出發走向草原深處,草原猶如一面明鏡映照著一名黨員的初心……(孫海玲 張多鈞 咸文靜)

  采訪手記

  牧民的孩子為牧民

  “我是牧民的孩子,現在我工作了,一定要盡心盡責,辦好事關牧民群眾切身利益的事情。要不然對不起這片草原,更對不起我胸前的黨徽。”這是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農牧和科技局牧業經營管理站站長扎西東周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也是他的人生信條。

  2018年,全縣啟動農牧區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作為經管站站長,扎西東周義無反顧地接下了這個“燙手的山芋”,從此,他和四名實習生團隊共同開啟了“5+2”、“白+黑”的工作模式,白天深入牧戶家界定成員身份、清產核資,晚上加班加點趕進度、調方案,跑遍了曲麻萊縣5.2萬平方公里的高天厚土。

  如果把集體資產比喻成“蛋糕”,改革不僅是要切好“蛋糕”,還要把“蛋糕”做大。確保集體資產保值增值、農牧民持續受益,是改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曲麻萊既是三江源生態保護與建設的核心區,又是脫貧攻堅主戰場的高原縣城,雖然條件惡劣,但這里開展“國字號”農牧區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工作的黨員干部卻以常人無法企及的精氣神,以缺氧不缺精神的擔當,交上了一份讓人民滿意的改革“答卷”。

  “太拼命了,凌晨三四點,站長依然在加班加點,身體不舒服也是能忍則忍,很多時候他都是拿著輸液瓶在辦公室,或者帶著工作在醫院,邊工作邊輸液。”和扎西東周共事兩年的實習生周措說:“他是一個和時間賽跑的改革人。”

  在扎西東周的口袋里,經常裝著兩樣東西,一樣是筆記本,一樣是藥。本子是用來記下最近要緊的工作,藥是用來身體不適時對付一口。

  牧民的孩子為牧民。除了盡心做好事關農牧民群眾切身利益的改革工作以外,扎西東周還常常為身邊的牧民群眾辦實事、辦好事。從2013年到現在為止,為了讓縣城里災后重建的日光節能溫室蔬菜種植1號基地和2號基地不被荒廢,他與上級管理部門協調商議,以縣農牧和科技局、縣經管站的名義,每年給縣城牧民集中區黃河社區和長江社區、珠姆路敬老院的1726戶群眾無償送去新鮮蔬菜18噸。

  點滴付出,幫扶學子“圓學夢”。只要有休息時間,他還會常去一個地方,那就是他領養的孤兒西然吾色所在的學校——西寧城市職業學院,這個從四歲就失去了父母的曲麻萊縣秋智鄉格麻村孩子,一直被扎西東周一家領養,自他參加工作之日開始,他就從父親手中接過了這個重任。他和父親說:“我已經開始賺錢了,弟弟以后的生活費用就由我來承擔吧。”在他的幫助下,西然吾色已經成為了一名出色的大學生。

  2011年參加工作到2017年,他連續六年被省農業農村廳、省經管總站評為全省農經統計“先進個人”;2019年被省農經總站評為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清產核資工作先進個人……一份份沉甸甸的榮譽映照著扎西東周為民服務的初心。(孫海玲)

  黃河源頭“干不倒”的站長

  在海拔4000多米的黃河源頭,有一位不畏困難、敬業奉獻的工作狂,他一心服務群眾的信念,扛起了曲麻萊縣農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工作,被同事們戲稱為“干不倒”的站長——他就是曲麻萊縣農牧和科技局牧業經營管理站站長扎西東周。

  自曲麻萊縣開展農村牧區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工作以來,他努力克服單位人員少、工作經驗不足的實際,曲麻萊縣地廣人稀、交通不便的困難,帶領同事跑遍曲麻萊縣每一個鄉鎮村社,把草地當辦公桌,把方便面當主食,把畜棚當會議室,在茫茫雪域高原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跡。曲麻萊縣能成為玉樹藏族自治州完成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成立與掛牌的標兵,他功不可沒。(黃靈燕)

大神棋牌-首页 长宁区 | 霍州市 | 张家口市 | 贵定县 | 柞水县 | 金塔县 | 仙桃市 | 靖江市 | 永德县 | 公主岭市 | 商洛市 | 舞阳县 | 柏乡县 | 建始县 | 新疆 | 华阴市 | 柘荣县 | 藁城市 | 全南县 | 灵川县 | 宜君县 | 盐源县 | 青铜峡市 | 奉贤区 | 丰原市 | 大冶市 | 长乐市 | 沧州市 | 东阳市 | 大连市 | 崇礼县 | 澄迈县 |